banner
联系我们
  • 电 话:0769-87715958
    手机:18566199918
    联系人:肖孝军
乐清创客教育 专为学生提供了“想像成真”的平台
  •        随着3D打印、开源软硬件等新技术层出不穷,“创客运动”风起云涌。这种不再依赖装备昂贵的实验室,只通过简易操作的微控制器和编程系统等就可以实现创新的模式,在乐清校园也悄然兴起。

     “创客”将使教育发生怎样的改变?又将给教育带来何种启示?有人说,通过“创客”活动和课程,给学生提供了“让想象落地”的平台。学生们可以接触最前沿的技术,并将想法动手实现。在碰撞、分享的自主、开放氛围中,想象力被激发、创新能力被培养。

    “玩”出来的创客教育

           虚实结合的机器人、气压挖土豆机、人脸互动眼球、校园数字气象站、超声波测距仪……前不久,在温州市第四届青少年创客文化节上,乐清学生带来的参展作品可是赚足了眼球。

     “超级马里奥是我最喜欢的游戏,上学期开始,我用scratch制作这款游戏融入了很多新的创意,关卡也进行了新的设计,游戏角色也可以随意选择。”乐清市建设路小学六年级学生郑王睿在参展现场向观众一边展示一边介绍。

    而在温州市第十九届青少年科技创客教育作品展评活动中,来自乐清中学创客团队的高三学生陈正锐、应耀谷、刘豪埔历时八个月设计出的创意灯光精灵,获得了一等奖。

           乐清中学创客基地更像一个具有加工车间、工作室功能的开放实验室。在创作过程中三个学生分工明确,有的负责外壳结构件设计,有的负责电路,有的编写程序代码。别看这盏创意灯光精灵看起来只是一盏普通的小台灯,但是功能还真不少,可以和手机app连接,手一挥就自动关灯,还有灯光炫彩、闹钟等功能。

           灵感的火花在他们的头脑中碰撞和迸发,这些学生将灵感化为行动,发明和创造出了很多有意思的新颖产品,踏上了年轻的“创客”之路。事实上,现在的校园里,这样的“创客”越来越多。

           据了解,目前,乐清中小学有教育创客基地6所,教育空间59所。

         “创客”源于英语“maker”,原意是“制造者”。《创客:新工业革命》一文作者克里斯·安德森将“创客”定义为,不以营利为目标,利用3D打印技术以及各种开源硬件,努力把各种创意转变为现实的人。

           乐清中学信息技术老师李曙强说,创新和创造不再只是科学家、发明家在装备昂贵的实验室里的“专利”,普通人,甚至没有任何编程基础的中小学生,凭借这些低价的创新工具,利用3D打印技术和开源硬件等,也能将自己的创意变成现实。

        “过去,很多同学有很好玩的想法,想要去实践,但找不到合适的平台,而创客基地就是一个很好的平台。”李曙强说,“以前的科技创新社团大多是闭门造车,只有少数固定学生参加,我觉得这样不行,我们一定要让大家都参与进来,一起玩出创意。”

           现在,乐清中学创客基地每周都会组织各种活动,会定一个有趣的主题,提供一些互动装置,让学生动手制作,例如制作“久坐感应器”。这样的活动趣味横生,学生可以快速上手操作。

          乐清外国语学校信息技术老师倪斌峰与李曙强有着类似的理念。他认为“创客空间”不是一个社团,而是学生的科创中心,呵护学生的想法和创意”。因此,他经常组织分享会、工作坊、挑战赛、“创客集市”等活动,并组织一些公开课。

           今年刚考上大学的林澄思毕业于乐清外国语学校。第一次去创客空间,就爱上这个地方。经过学习,她开始有了自己的发明专利,并在多个科技比赛中获奖。今年,她就凭借这个发明专利和撰写的相关论文,作为科技特长生被浙江科技学院录取。倪斌峰说,今年像林澄思这样拥有发明专利被高校自主招生录取的还有2位。

    “创客”给教育带来机遇

            人人创新,全民创造,这样一个创新大潮给教育带来了很多机遇。

    李曙强认为“创客运动”可以给教育带来一些很好的、甚至是颠覆性的变化。如果学生在一个很自主、很开放的空间里学习和创造,加上技术支撑和老师支持,可以充分发挥创意,更好地激发兴趣,培养创造力和动手能力。此外,这个过程也培养学生的团队合作、解决问题的能力。比如创意灯光精灵,靠一个人是很难完成的。

         “‘创客空间’可能是一个校内教育和校外教育相结合的平台。”倪斌峰说,通过“创客”活动,孩子们可以接触到最新的技术,并且学习将一个想法从无变有,并慢慢实现,而这点恰恰是目前教育的薄弱环节。

           乐清市建设路小学副校长郑素春也认为,“创客运动”恰恰能够弥补传统教育忽视兴趣和动手能力的缺陷,让孩子们“玩创新”、自主探究,激发其创新的兴趣,培养其创造的能力。

           “‘创客教育’对少年儿童的兴趣培养以及对少年儿童创新意识的激发非常有益。”倪斌峰说,不少学生在创客课程上找到了乐趣,有的学生用压岁钱买了个激光测距仪,一心想要研究其中的原理。有的学生会把家里的小东西里面的电路板拿出来,说要和他一起研究。

          很多人对“创客教育”持有保留和怀疑态度。对学生,尤其是中小学生进行“创客教育”,是不是意味着让他们过早接触创业概念呢?李曙强并不这么认为:“我们需要学生在玩乐中学习,校园的‘创客空间’和各种形态的课程正好能够满足这些要求。”

         “‘创客空间’非常类似于学习科学理论学者十分推崇的‘桑巴舞学校’式的学习环境,不同年龄和背景的人一起学习和协作,伴随着简单的规则,生成复杂的内容,创生新的知识。在这样的环境下,可以培养出传统的班级授课制下培养不出的人才。”李曙强说。

           不过在乐清,对于很多学生而言,当“创客”是很有压力的。倪斌峰对此深有体会。他说,由于小升初、中考或者高考的压力,很多家长和学校都更看重学生的成绩,他们担心做“创客”会耽误学生的学习。

          但是,乐清外国语学校小学毕业施卓玮认为,这两者之间并没有冲突。“在小学六年级时,妈妈让我停一停,可我不愿意。后来妈妈说,只要我考试得一百分就可以继续学习创客课程,通过努力我做到了,妈妈也没再反对。搞创新和学习并不冲突。”

    “创客”课程多样化

           在乐清,“创客教育”已经渗透在日常教育中,很多学校都自主开发了专门的创客课程,并开设学生“创客空间”,给学生实现“让想象落地”的平台。

           据介绍,乐清自编创客课程有6套,创客指导老师200多人。

           乐清市建设路小学的校本创客课程《海娃玩编程》以信息技术、科学、美术、综合实践等多门学科整合与融合方式开展创客课程体系建设,打造出了具有学校特色的创客教育项目,成为学校“山海”课程体系中的一个亮点。其中《海娃玩编程》在2017年温州市义务教育拓展性精品课程评比中获一等奖,并被评为省级精品课程。

          郑素春介绍,激光切割机、电子积木、Ardublock学习套件、Mbot小车、Airblock及其他各种DIY制作教程,让学生们消除对技术的畏惧感,并使学生在有趣的学习中,了解科技将给他们日后的创作带来什么可能性。

           在探索“创客”课程方面,李曙强也做了一些尝试。他把课程分成三部分: 第一部分是Arduino基础及创意作品设计;第二部分是Sketchup建模与3D打印基础教程;第三部分coreldraw软件设计及其激光切割技巧。

           倪斌峰是一位90后“创客”。在大学期间,他对科技和创新的兴趣越来越浓厚,用两年时间编写了人形机器人使用教程。2014年,他带着创意来到乐清外国语学校。倪斌峰说,如今,校园在教育的培养方案、体制和平台建设上,都为学生提供了创作和发明的可能性。

           对于“创客教育”,林建安认为,“创客”活动激发了学生的兴趣和欲望,让教育从以前的“老师让学生学”变成了“学生自己想要学”。

           接下来,乐清坚持“教育大数据”和“互联网+教育”的新教育理念,大力推动创客教育探索。以创客活动为平台,以课程改革为载体,多形式常态化开展创客教育,到2020年中小学校实现创客教育“五个一”工程,即:每校开出一门创客课程、建设一个创客空间、聘任一位创客指导师、每年组织一次创客教育活动和每生每年完成一个创客作品。

           未来的“创客教育”充满了憧憬。她说,理想的教室环境是一种颠倒课堂和基于项目的学习模式,教室周围是电子图书馆,学生可以根据精选视频和社区资料自学,教师负责组织标准化考试以判断基本知识和技能的落实情况,而教室的中心则是讨论桌、加工工具、实验仪器和展示平台,学生基于具体的项目,解决真实情境下的问题,在协作中综合运用知识、提升情商、了解自我、学会生活、明确人生定位,以寻求巅峰体验和自我实现。

           显然,“创客”课程以及“创客教育”的未来还存在很多未知,但有一点可以确定,正如李曙强等创客老师所言:“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行动,柔软地改变教育。”

    我公司多年专注于教育设备行业,具备了丰富的案例和经验。与许多学校和各地经销商均有长期深度合作关系,有许多成功的案例可供参考。更多公司产品详情请关注公司网站及点开公众号历史信息。

     

    东莞市新科教学设备有限公司

    电话:400-883-1331

    网址:http://www.xklab.com/

    微信号:xinklab

今日推荐    技术支持营销型网站建设